任正非:已做好美国永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

发布时间:2019-12-27
12月20日,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接受《洛杉矶时报》专访的采访纪要。
采访中,谈及华为未τ来的业务发展时,任正非表示,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,华为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。
“本来ↀ华为公司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,反而是美国制裁,逼我们要争口气……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,激活了整个组织,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,他们щ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。”任正非说。

任正⿸非 新华网资料图


以下为⿹详细采访纪要:
1、Norman Pearlstine,《洛杉矶时报》执行主编:能够再次与您交流,让我们觉得非常振奋,因为我想不╩出来有什么会比我们接下来要谈论到的话题和故事更为重要。在上次和您见面后,我经常想到和您的会面,也想到了您的家庭、华为的业务以及会面后都发生了哪些变化。华为的同事告诉我,华为今年以来已经接待Υ了3000多名中外媒体访客。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分享一下您的感受以及这段时间以来,您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?在您看来,是否值得您投入这么长时间接见访客?这对您、对∞华为公司来说有何意义?
任正非:今年年初议论“天空”基本一片漆黑,美国的制裁引发的华为生存危机,社会反映负面居多,好心的人也不相信华为能活下来。因为西方这些年来对华为的了解实在太少,对于一些充满偏见的政治家的描述,华为也没有反驳过,让一些人有更多的误解。过去我们认为,华η为要争取的是客户对我们的信任,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,让客户感到ⓛ是需要华为的。媒体与社会的误解会逐步散去的。因此,华为不会把精力花在迎◀战政治家,包括部分媒体不太理解华为,华为也不会太介意。
这段时间,特别是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以后,人们对华为的争议非常大,华为有必要向社会做一些⊿说明。这些说明是有意义的,在部分领域、部分人的心目中,华为形象已经有了一些改变。特别是这么多记者到华为来,给了华为很多说明的机会,我们应该感谢他们。他们到这里来看到了华为的真实情况,增进了解,也增进了交流。我们并不期望解决什么问题,只┑★是增进互相了解,增加透︼︽︾明度。
2、Norman Pearlstine:这个事情对华为公司的员工士气和工作氛围带来了哪些影响?更重要的是,它给℡你们的业务实践或业务重点带来了哪些变化,比♠如说你们现在可能更为关注一些和以往不同的领域?
任正非:美国实体清单的做法┖,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,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。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《狼来了》〓,天天喊@狼来了Ⅹ,但是狼没有◄来,喊多以后,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,惰怠就会产生。这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,如果不好好工作,不仅华为会死掉,他们也会“死”掉。由于全体员◎工太努力了,导致华为公司今年经营状况非常好,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。
Norman Pearlstine:美国也有一个类似的说法,如果有人不断预测有大的威胁要来,我们就说他在喊“狼来了”。Θ所以我非常理解您的观点。
3、Norman Pearlstine:近期我也在看一些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的纪要,这让我回想起三月份您和我的交流。您当时说您担心⊿华为员工可能变得太有钱、太自满、太物质,如果华为面临的形势变得更艰难一些,可以让华为再次回到创立之初的状态。您后来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,相比之前人们的担心,华为的业绩其实表现不错。您还说,2020年将是决定华为命运的一年,华为将会面临最大的风险。既然今年表现比预期更好,那您为什么还对2020年这么担心呢?2020年让您担心的是÷什么◈?
任正非:其实我们对2020年没有▀太大担心,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。2020年是我们全年在美国的制裁下生存,这样会〤更加让世界知道,华为№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。欢迎记者们明∪年再来看看我们是不是还活着。现在预测,华为在ǐ2020年应该还是会增长,但是增长幅度不会太高。今δ年十月份∧的增长幅度已经下降到17%,估计2020年会在10%左右,这可能是最低点的估计,也许还会好一些。
我认为,2021年可能我们会开始规模性⊙增∩长,但是高层团队认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,这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。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,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。
4、Norman Pearlstine:华为业务发展的驱动因素发生变化了吗?到2022年,华为的整体业务跟2018年相比会不会有很大的不一样?例如到2022年,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?跟现在з相比,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Ψ依赖会不会下降?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?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?
任正非:刚才我所讲的是在美国实体清单制裁不撤销的背景下,而且我们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◎体清单的心理准备,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。本来华为公司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,反而是美国制裁,逼我们要争口气。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、娶媳妇、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,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,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。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,激活了整个组织,员工增加☆了奋进的努力,他们知道√不努力的结™果就是死亡。
过去我们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-200亿美元的规模,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,需要分ё-层分级做出预算。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,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,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,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,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◈值,还占*据了公司很大编制;如果我们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,官僚主义对〨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。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,一抓就死,一放就乱。这次川普打我们这一棒,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,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%的部门,关闭了46%不必要的研究。
Norman Pearlstine:不好意思打断∏一下,您说的48%是指整个管理架"构将变得更加扁平还是要剥离不重要的业务呢?
任正非:重建以后,我们减少了48%的机构,关闭π了46%不必要的产品开发,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,提升了⿵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,所以我们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。内部部门少了,官僚主义也减少了。